有些难言之隐,只有打胰岛素的糖尿病人才知道

2020-01-07
761

胰岛素笔从问世至今,就给人们带来了诸多便利,与此同时,弊端也逐渐显现,狰狞的皮下硬结、日益加重的注射痛感和对针头的恐惧把接受胰岛素治疗的糖尿病人折磨地苦不堪言。

为了更好地了解糖尿病人面临的困境,我们在能力范围内采访到了一些打胰岛素的糖尿病患者,他们无一例外都有同样的问题——恐针、皮下硬结,有的甚至已经严重到焦虑、抑郁……

不惑之年,极度恐针,冷汗浸湿衣裳,病痛也好了一半

来自北京的王先生今年40多岁,他在接受采访时说道:自己非常害怕打针,从来不会自己动手测血糖,根本下不去手,所以日常打胰岛素很困难,一般是躺平,让装有胰岛素的针头一点点靠自身重量滑进皮肤,自己一点力都不敢使。在医院让护士打针时,看见针就会紧张、出汗、不敢直视,针扎进去明显感觉自己不自觉会抖一下。有的时候发烧、感冒需要打针,到医院一说要打针,大冬天的出汗能把衬衣打湿,汗出的差不多了,病也感觉好一半了。

76岁高龄,1小时暴走17000步,执着到近乎发狂

同样来自北京的陈阿姨有糖尿病家族遗传史,40多岁时确诊糖尿病,距今已经有20多年的糖龄。陈阿姨也是非常害怕打针 ,看到针头就发怵,一直让老伴儿帮忙在胳膊上注射,但是胳膊上时间长了都是硬结,越扎越痛,到最后没法儿再扎了就改为腹部注射。第一次注射时特别焦虑害怕,再加上岁数大了手抖,总是扎不准,扎进去一看已经脱离了刚才抹酒精的位置。对针的极度恐惧从未跟身边人说过,觉得难为情,怕别人不能理解反而觉得矫情,20多年来一直默默承受。

中途因家中变故,血糖控制的不好,为了控制好血糖也是为了发泄情绪,每天围着日坛公园暴走,有时候1个多小时能走一万七千多步,回家一测血糖还是没有降下来,一度失去生的希望,常常想已经吃最少的饭,走最多的路了,为什么血糖还是不见下降。于是焦虑到拿东西都手抖,说话也抖,到医院神经科一检查已经是轻度焦虑。

青春阳刚的年纪确诊糖尿病,而立之年却深陷抑郁

栋栋今年37岁,2000年读大学时自我感觉不太好,到医院检查时血糖有点高,当时不知道是1型还是2型,总感觉自己年龄不大,也没什么感觉,就一直没当回事,口服药也吃的不规律,自从2017年眼睛出现了问题,又去医院检查,才确诊1型糖尿病,这才开始注射胰岛素,每天都很焦虑。尤其是最近这几年情绪非常不好,几乎不出门了,天天在家待着,总想一个人静静的待着,现已被确诊为抑郁症。

糖尿病人的难言之隐,需要整个家庭和社会的共同理解与关怀

我相信还有很多罹患糖尿病的人和他们一样正在遭遇相似的经历,大多数人会因这样那样的问题选择独自承受。幸运的是,就在他们放弃自我之际,遇到了无针注射器。用陈阿姨老伴儿的话说:咱这病甭管花多少钱,辛苦一辈子,都到这岁数了,该怎么治怎么治,有你才有咱们这个家,没你家就没了。现在陈阿姨也是每天去日坛公园、北海公园锻炼,但是与以往不同的是,现在的陈阿姨心情舒畅,每天拍拍照发发朋友圈,跟兴趣相投的票友一起探讨经验,享受生活。

文章来源:安庆生活网(http://www.azure-sky.cn/caijing/202004/306809.html)

点击了解《2型糖尿病人现身说法,糖尿病初期不仅是”三多一少”那么简单》

想获得更多糖尿病专业知识,请点击视频内容?快舒尔医疗

关注?快舒尔医疗公众号,可有机会获得免费试用快舒尔迅弥qs-p无针注射器机会哦!